w91.com优德中文版

在多次重复之后,《X战警》中的超能力能消除记忆:我们的记忆可以被改写吗?


2016-06-08
 

  在多次重复之后,《X战警》中的超能力能消除记忆:我们的记忆可以被改写吗?   而最近热映的《X战警:天启》里也有类似的情节,其中一组在走迷宫之前已经被做了脑部创伤手术,他意外发现,当他刺激大脑某个特定区域的时候,患者回忆起了一些复杂事件的完整经过,这意味着这个区域对人的记忆有非常重要的意义。   

当我们经历一些事情后,关于这个过程的信息会被储存在我们的大脑里,最终留下被称为“记忆”的那些东西。在大多数情况下,记忆忠实记录了当时我们所经历的一切,但后来我们也发现记忆是会骗人的。有时,我们的记忆会因为时间久远而出现模糊和偏差,造成这种偏差的原因是我们自己——我们的大脑,擅自对记忆进行了加工,使它变样。   

在很多科幻题材的影视作品里都有操控记忆、改写记忆的描写。曾经热映的电影《盗梦空间》就讲述了一个将虚假记忆植入到他人脑中的故事。而最近热映的《X战警:天启》里也有类似的情节。在电影里,X教授先是用他的超能力将特工莫伊拉的脑中的一部分记忆清除了,后来,他又通过同样的方式将这部分记忆还给她,简直把玄之又玄的记忆玩弄于股掌之上!   
在多次重复之后,《X战警》中的超能力能消除记忆:我们的记忆可以被改写吗?
  

看完电影,我们或许会想:作为一个没有超能力的普通人,我们是否在某天也有可能做出类似的事情呢?而事实上,早在很多年以前,那些聪明的科学家们就已经开始了这方面的研究。   

人类对于记忆的好奇由来已久,但在考虑如何改写记忆之前,科学家首先要想办法找出记忆的由来、储存记忆的位置等,由此诞生了许多著名的实验。在上世纪20年代,美国的心理学家卡尔·拉施里就试图寻找记忆的位置,他的实验已经成为如今教科书上的经典。   

拉施里建了一个小迷宫,在起点处放进一只小鼠,终点处是小鼠的食物。在进行第一轮实验的时候,小鼠跑向食物的过程很缓慢,会走进几次死胡同,兜兜转转才能到达终点。但重复多次之后,小鼠就能不犯错误地直接从起点跑到终点。也就是说,在多次重复之后,小鼠的大脑里储存了关于这个迷宫路线的记忆。   

在这之后,拉施里准备了两组小鼠。其中一组在走迷宫之前已经被做了脑部创伤手术。这些小鼠需要经过更多次的练习才能记住迷宫的路线。另一组,则是在小鼠已经学会了如何走迷宫之后再做脑部创伤手术,这些小鼠的记忆似乎被破坏掉了,它们再走迷宫时会重复学习前的错误,就像第一次走那样。   

在这基础上,拉施里发现小鼠失忆的程度与创伤的大小相关,而与创伤的位置无关。他由此认为,大脑皮质的所有部位对学习和记忆的贡献是相同的。这个结论意味着记忆不是储存在某个特定的位置,而是基于分布在整个皮质上的神经变化而成的。但是这毕竟是上世纪20年代的结论,拉施里的想法在今天看来是站不住脚的,其中,最大的原因在于他所做的创伤面积本来就太大了,同时也不能排除小鼠根据视觉、气味等线索找到食物的因素。但至少他证明了一件事,那就是记忆并不像古代的人们以为的那样玄妙,它终究还是一种生理现象,因此,操作记忆这种事情是有可能实现的。   

无独有偶,在差不多同一时期,加拿大的神经外科医生怀尔德·彭菲尔德有了一项意外的发现。他为了治疗严重的癫痫患者,打算切除患者的一部分病变脑组织。在这个过程中,他为了确保切除的只是出了问题的神经元,采用微小的电流来刺激患者的大脑,并让患者报告经历的事情。他意外发现,当他刺激大脑某个特定区域的时候,患者回忆起了一些复杂事件的完整经过,这意味着这个区域对人的记忆有非常重要的意义。后来的科学家沿着这个方向深入研究,将这个区域叫做海马区。   

之后的各种研究结果显示,记忆很有可能存在于特定脑细胞中,而这些细胞主要集中在脑中的小块区域——海马体和杏仁核,这已成为科学界的普遍共识。   有时,我们的记忆会因为时间久远而出现模糊和偏差,造成这种偏差的原因是我们自己——我们的大脑,擅自对记忆进行了加工,使它变样,

拉施里建了一个小迷宫,在起点处放进一只小鼠,终点处是小鼠的食物,

在这基础上,拉施里发现小鼠失忆的程度与创伤的大小相关,而与创伤的位置无关,但至少他证明了一件事,那就是记忆并不像古代的人们以为的那样玄妙,它终究还是一种生理现象,因此,操作记忆这种事情是有可能实现的。

 



Baidu